陈贤妹讲述"小悦悦事件"后生活 否认百万元奖金



  • 2019-07-20
  • 来源:美高梅-2019首页Welcome√

陈贤妹讲述“小悦悦事件”后生活否认百万元奖金 陈贤妹一出现就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。

  6日,佛山举行一年一度的传统民俗活动―――行通济,陈贤妹受邀参加。活动间隙,陈贤妹接受了记者的采访,讲述了其在“小悦悦事件”后的“烦恼”生活:“全世界都说我分了楼,得了好几百万,成了富婆,其实我还是普通人一个。”接连不断的采访和颁奖,将陈贤妹原本平静的生活彻底打乱,为了避开风头,她甚至“逃离”佛山,回到老家阳山。

  被打扰的生活

  6日14时50分左右,陈贤妹一出现在“行通济”活动的现场,就受到媒体“长枪短炮”的关注。可能是已经见惯了“大场面”,陈贤妹没有了当初刚接触媒体时的胆怯。她说,她万万没想到一个看似普通的行为会让她如此的受到关注,“做梦都没有想到影响会这么大”。

  自从救起小悦悦后,陈贤妹不得不疲于应付各种采访和颁奖,为了“躲风头”,她甚至离开佛山返回老家清远阳山。但就算这样,她的手机还是经常被媒体记者“打到没电”。“淮山还不能挖的时候,叫我扛着锄头让他们拍照;稻谷还未成熟的时候,让我下田割给他们看。”谈到记者的来访,陈贤妹显得有些反感。

  在“小悦悦事件”发生后的短短两个月里,光是北京陈贤妹就去了四次,最长的一次足足待了两个星期。其间,她除了出席两个颁奖典礼外还忙着拒绝各种“邀请”。因为听不太懂普通话,陈贤妹在外与人交流便十分困难,“他们说的什么,我基本听不懂,而我说的,他们也不懂”。 在媒体宣传的影响下,“陈婆婆”这个称谓逐渐被村里人所熟知,连自己6岁的小孙子都经常跟着这么叫,这让陈贤妹觉得自己仿佛在无意间被亲人们疏离了,“我还是习惯他们叫我叔婆之类的”。

  何来奖金百万

  到目前为止,陈贤妹在参加的各种颁奖礼中共收到了9个奖牌和奖杯,由此也带来了她最大的烦恼,“乡亲们现在更多的是关注我得到了多少钱,全世界都说我分了楼,得了百几两百万,其实都没有。”她说,去年底,在她获央视邀请上北京录制节目后不久,村里开始有人说她从北京捧回了30万元,有人说清远政府奖励了一套楼房,有人认为她存折上的金额超过了100万元;认为她“发了财”的村民建议她拿出10多万元为村里修路;看到有记者来采访她,也会“关心”地探过来问“这次又送了多少钱来”。

  对此,陈贤妹直言无奈。“市领导给了2000多元,市妇联给了800元,县妇联给了300元,镇妇联给了200元。”陈贤妹说,春节前清远市领导和各级妇联送来的这些钱和一些米、油,是小悦悦事件给她带来的所有收入。

  陈贤妹说,家里的所有收入都来源于儿子、儿媳和陈贤妹帮人煮饭的工资,以及丈夫种地的收入,全部加起来每个月收入也不超过5000元,这些钱不仅要负担全家5口人的衣食住行,还要给孙子交每个月近700元的幼儿园学费。

  期待平静生活

  陈贤妹说,即使是提前知道,“也一样会救人”,因为“救人是应该的,难道见死不救吗?”陈贤妹说,大众过分关注给她的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困扰,但是能够引发大家对乐于助人的关注,还是值得的,“只要凭良心做人,人人都做得到”。

  陈贤妹说,自己这次是提前回佛山的,“家里还有淮山未挖”,这次回来后会继续回五金城生活,因为儿子一家都在佛山工作,孙子也要在佛山上学。“我希望有学校可以接收他,让他在佛山读完书”。她的孙子还在幼儿园,但陈贤妹担心孙子是农村户口,读完幼儿园以后不能找到学校接收他继续在佛山读小学、中学。陈贤妹说,回到佛山后,她希望还能如往常那样帮人煮饭,接孙子上下学,闲暇时到五金城里面捡垃圾帮补家用。

  在谈到自己的新年愿望时,陈贤妹笑着说,希望自己的生活重归于平静,不用再疲于应付各种采访,“个个身体健康,个个有饭吃,个个有班上,孙子快高长大”。(黄晓晴 郑诚 景谨瑾)




    • 娱乐排行